1. Find

                                    2. Explore

                                    3. Universe

                                    4. Wiki

                                    5. 為啥說紅樓夢全是鬼,控訴封建貴族階級的無恥和墮落(有視頻)

                                      作者: fariwajo發布時間:2022-07-17 12:44:02 點擊:292℃
                                      Tips:點擊圖片進入下一頁或下一篇

                                      在老一輩里盛行一句俗話:少不看紅樓,老不看西游。究其原因,紅樓夢這部作品太悲了,更有一種駭人聽聞的說法,說紅樓夢里全是鬼。

                                      關于這種觀點,網絡上有很多解釋,從寶釵居住的蘅蕪齋如雪洞一般,不喜歡穿鮮艷的顏色衣服,推斷說寶釵是一只鬼,混跡在大觀園這些如花朵般嬌艷的女孩子中間。

                                      “小上心”認為這完全是一種子虛烏有的杜撰,也不符合曹雪芹用超越現實的玄幻筆法,刻畫人情人性的最深刻的現實的良苦用心。

                                      曹雪芹在思想上的立意是非常高的,如果說紅樓夢里全是鬼,其實從某種程度上來說,也是能夠說得通的:

                                      從曹翁撰寫紅樓故事的切入點來看,紅樓故事是以回憶錄的形式寫成的,在描寫寶黛釵等大觀園里少男少女間的鮮活故事的時候,往往用只言片語或讖語,暗伏抄家后人物慘死或悲慘的結局。

                                      這種雜糅,讓讀者每個毛孔都滲透著恐慌。因此,說曹翁是最高超的恐怖懸疑大師,一點也不夸張。

                                      “源易緣”今天就對相關的人物和情結進行現實和玄幻的拆分,對大觀園紅男綠女的鮮活生活和抄家后的悲慘命運進行拆分,看看紅樓結局有多悲。

                                      惜春:少數見證白楊村連天衰草遮墳墓的活人

                                      將歡笑和傷痛雜糅,這是最讓人辛酸的,正如魯迅先生所說:悲劇就是把美好的東西撕碎給人看,這一點曹翁運用到了出神入化的境界。

                                      在開頭第五回,寶黛釵剛剛登場,寶玉和襲人還沒有云雨,大觀園大多數金釵如史湘云、寶琴、邢岫煙等還沒出場時,寶玉就做了一場關于金陵十二釵及副釵、又副釵結局的夢

                                      夢中,秦可卿懸梁自縊,迎春有一載赴黃粱的讖語,有王熙鳳的機關算盡太聰明,反算了卿卿性命的伏筆,更有玉帶林中掛,金簪雪里埋的判詞。

                                      更加不可思議的是,惜春的十二支歌曲詞《虛花悟》里,居然出現“白楊村里人嗚咽,青楓林下鬼吟哦,更兼著,連天衰草遮墳墓”的場景。

                                      其實,從現實的角度看,寶玉在不到十歲,懵懂未開的年紀,做這樣現實的夢境,可能嗎?

                                      不可能:一是不符合寶玉的年紀閱歷,二是他根本沒有抄家后的經歷,更不可能有什么“千紅一窟”的讖語。

                                      但曹翁卻偏偏讓他做了這樣一個夢境,為什么,就是用回憶錄的形式,插入抄家后的情景,讓抄家后已經死去的大觀園諸芳,以一種玄幻的暗伏的形式回到當初花團錦簇的大觀園。

                                      這是一種藝術的筆法,更是打通了生前諸芳和死后白楊村里衰草遮蔽的墳墓下的芳魂的通道。這里的鬼實際只存在于惜春的記憶里,同時也只是存在于曹雪芹的思想里,她們悲慘慘烈的結局,在曹翁的腦海里久久不能抹去。

                                      秦可卿:向王熙鳳托夢內容遠高于真人的見識

                                      秦可卿臨終向王熙鳳托夢的描寫是個重頭戲,但仔細研究,秦可卿在彼時向王熙鳳托夢內容,是不真實的。

                                      秦可卿在夢中向王熙鳳交代了賈家彼時所處的困境,并指出了賈家唯一正確的出路:不要相信秦可卿死后不久元春封妃的虛假榮寵,在祖墳周圍廣買田舍,為以后家族敗落作準備。

                                      秦可卿夢境里托付王熙鳳的事情,實際當時的秦可卿即便再聰明靈秀,也不可能有那樣的見識,更加不能預測元春封妃的事情。

                                      所謂日有所思,夜有所夢,這處描寫,不過是曹翁反復思考百年國公府被抄家的原因和情節后,自己總結出了家族敗落的深層原因和解救方法,讓秦可卿以托夢的形式告訴了讀者:秦可卿的非正常死亡是賈家敗落的關鍵節點。

                                      而秦可卿自縊而亡,以午夜夢回這樣的情結回歸賈府,讓人不禁產生陰森恐怖的感覺。

                                      林黛玉:從芙蓉花園走出的花神

                                      晴雯死后,寶玉為她寫了一篇《芙蓉女兒誄》,在芙蓉花壇為她祭拜完,剛要轉身離開,一個女聲在空曠的花園里出現:“且留步!”

                                      回頭一看,一個人影從花壇里走出來,寶玉唯一的一個隨身丫鬟大叫有鬼。

                                      從后文的描述,這個從花壇里走出的人影便是林黛玉。這個情節,“源易緣”每次讀到都會汗毛直立,嚇出一身冷汗

                                      曹翁把黛玉寶玉的小女兒日常寫得越鮮活,在這鮮活明媚的蓬勃向上的情節里冷不丁地插入黛玉死后的結局,而且整部書處處都做這樣的處理,不能不讓人產生怪異的空間感受。

                                      黛玉和寶玉在修改《芙蓉女兒誄》時,有一句“茜紗窗下,我本無緣;黃土隴中,女兒薄命”,暗伏了黛玉最后魂歸黃土的結局。

                                      曹翁用空間雜糅的手段,讓讀者從大觀園諸芳在未出閣前的幸福歲月里,雜糅了賈家敗落后的慘死、落魄的情節。

                                      正如因踏入佛門,幸免于劫的惜春所看到的,在楊樹林立的衰草野地里,活人沒有死人多,墳墓接天連日,留下來的賈家活人以淚洗面的凄涼景象。

                                      所謂說紅樓里全是鬼,不過是曹翁的一種特殊的藝術處理手段,讓紅樓這部悲劇之作,顯現出她特殊的魅力。

                                      拓展閱讀:【視頻】為什么說紅樓夢是歷史上最恐怖的小說?


                                      亚洲av日韩专区在线观看